淮南门户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» 淮南便民 » 吃喝玩乐 »

吃喝玩乐

我对传统类工艺没有抵抗力——姝苓阁主理人刘阳阳

2021-11-01 22:28:17 阅读次数:2049 来源: 姝苓阁 作者:
古彩的魅力到底在哪里?在这个崇尚极简美学的年代,它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? 我对传统类工艺没有抵抗力——姝苓阁主理人刘阳阳

1.jpg

姝苓阁主理人 刘阳阳


我从镜头里看见了刘阳阳,他瘦削的脸保持在瓷胎十公分远的距离,眼睛微眯,捏着笔的手从左到右小范围拖动。几分钟后,他转动杯子,头牵动颈部微微抬了一下。


这个镜头捕捉到的瞬间让我想起了他的父亲,他留在刘阳阳记忆深处的是在乡宴中记账的身影。孩童时期的刘阳阳最爱干的就是站在边上,看父亲写字。


他对毛笔有了念想。




放弃抵抗

Give up resisting




这种念想一直延伸到初中,并将他带入了工艺美术的行当中。那会国家级“上党堆锦画”传承人弓春香女士创办了一所民办中专,专门培养对传统工艺感兴趣的青年,毕业后直接对口相关行业。“上党堆锦”是比传统工艺更冷门的行当,简单地说,它是用丝绸锦缎以石膏为载体来做“雕塑”。“上党堆锦画”不仅需要画工,更需要你坐得住。


2.jpg


对传统工艺没有“抵抗力”的刘阳阳成了尖子生,并在弓春香女士的建议下开始系统学习素描和色彩参加高考。这是改变他人生轨迹的转折点,而在这个十字路口前他没有犹豫。


我突然有点理解一个陶院毕业“科班出身”的90后,为什么会撇开陶瓷中比较前卫的塑型表达,而选择“古彩”这种冷门行业——有些人天生注定,走多少弯路最终都会回到这里。



追溯过往,我想刘阳阳不是对传统工艺没有“抵抗力”,而是完全放弃抵抗。当初父亲执笔书写的那个画面太过深根,静静地守在一张桌子上,刻绘每一个熟悉的名字,这种画面在他内心播下了种子。





古彩的性格

Gu Cai's character




古彩的魅力到底在哪里?在这个崇尚极简美学的年代,它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?


我把一只主人杯拿在手里细细琢磨。一张马蹄足大案,一只绿釉大花瓶,案子边一个孩童扑向一位身着绿衣裳的女士。再两步远的距离,另一位女士摇扇惬意地看着这个场景。她是看客,我们也是。在这个画面中,矾红、正绿、雪白、古黄……摆脱大红大紫的艳俗,这些色彩填充出一股如古画般的雅意。



一直听说,古彩是五彩的原生,成型于元末、发展于明(称为斗彩),到康熙时工艺成熟达到鼎盛,但当你把纯正的古彩作品拿在手上,才能明白它的魅力。它色彩明快,线条刚劲有力,细品之下总有更多打动你的细节跑出来。刘阳阳把这种魅力称之为“耐看”。


茶器茶器,器只是用来喝茶吗?难道现代社会更需要的不是在喝茶之余能从杯子中看到更多的东西?比如富有寓意的传统故事、比如一笔一划的美学传达、比如器型的细微变化导致的气韵翻天覆地。


这也是古彩的性格,不张扬不喧嚣,但需要有可以敏感的心去审视。毕竟光光绿色它就有大绿、苦绿、水绿、淡水绿,而他们之间的区别或许只是绿偏黄一点还是偏蓝一点。

静下心,才能品味它。





成为支点

Become a fulcrum


这是古彩的性格,也是刘阳阳的性格。他话不多,几乎的时间都在作坊里,早上七点半到作坊,凌晨两点离开。长时间的案上工作让他看起来脖子微微前倾。从作坊里的一个学徒,到画师再到独立成为一个窑主,他的初心都没有变过——能吃饱饭,有睡觉和做瓷器的地方就可以了。



初心简单,但真正成为一个窑主很困难。从单纯的画到做瓷,基本“72道工序要胸有成竹”。刚成立的前两年,托朋友找老师傅请教技术问题,然后不断试错。这个过程就好比在赛道上,一次次摔倒,看着别人一个个超过自己,你只能不断爬起来。尽管知道下一次或许还是摔倒。

13.jpg


在成为一个窑主之前,刘阳阳在画康熙五彩。玩过老瓷器的人都知道,康熙雍正的审美和乾隆不在同一个平面。成为一个窑主之后,刘阳阳想把古彩融入生活中。研发不那么大红大绿的茶器,让茶空间更雅致,成了他的目的。



完全继承传统,就与“仿古”无异;抛开传统,又显得不伦不类。尺度拿捏都在一念之间。最后“姝苓阁”在维持雍正官窑的审美和标准的基础上进行了创新——比如调制出天青紫罗兰、玫红等是多种颜色;比如不再追求一味的透明度和亮度,一改常见的琉璃色为更温润细腻的“玉”色;比如以适用于现代生活的瓷器器型承载老瓷片上的经典故事;比如把古画中的文人情怀投射进杯盏中。

让生活美学成为支点,撬动“古彩”在人们心中和生活中的地位,让康熙雍正的审美在这个时代得以延续。这是“姝苓阁”的愿景。



为什么叫“姝苓阁”?
“姝”是“美好”,“苓”是漂浮的小草。以一个景漂的身份在景德镇落地生根是多难的事,“然而,恰恰是未来的那份美好的希望在激励着我。”

或许时至今日,应该换一个角度解读:
“每个人在宇宙中都渺小如一株小草,
但追求美好的心,并不因此改变。”

19.jpg



撰文 | 三观
图片 | 大有


关闭